抑郁中的MITSUI

充满劳绩,但还诗意地栖居于大地之上

曼哈顿入夜

一年没更了,发一张前阵子在重庆用手机拍的千厮门大桥

魔都证件照

lonely tree
摄于娅西拉姆

The Revenant

最近心情低落,没什么好说的,发个片子罢了。

父亲

爷爷年轻的时候,渡河乘的便是这木船,父亲年轻的时候,换成了渡轮,而我,从记事开始,便有了这大桥。每次离开家乡去异地时,都要经过这里。那天很巧,桥下停了条木船,船静静的躺在大桥的影子里。淮河里的水,滔滔不绝,这里的人,代代相传。一波一浪,一辈一代,似水,流年。

dream is your reality.

出境: @我呀你哪位 

下一页
©抑郁中的MITSUI | Powered by LOFTER